枣城有妖>科幻灵异>[纯生]谁会拒绝搞孕夫呢 > [下] 大肚受被狱中他人凌N生产
    我听过很多人叫我的名字,或愤怒,或讨好,或悲伤……此刻从他薄薄的唇里滑出的三个字,有些清朗,但随后被不远处来的风轻轻吹散在空中,有些勾人。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随后轻轻咳了一下:“不客气。”当然后来我才知道……这大概就是里的一见钟情吧。

    渐渐的,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有时候他会在自由活动的时候,坐在那个我们交换了名字的台阶上,吹着暖风,抚着肚子,在看到我的时候冲我一笑。

    在看到他笨重地晾着衣服时,走到他身后,轻轻护住他,接过他手里的衣服,看着衣服被风吹着,扬在空中。当然,也许是这个姿势太亲密了吧,他会害羞的低下头,两只手偷偷捏住衣角。

    我在澡堂遇到过他,许是因为狱服对此时的他来说有些小,那高耸的肚子会被狱服勒的红红的,连孩子的乱动都一清二楚。他的肚子很白,因为快要生产而有些下坠,像一颗即将滑落的露珠,不,也许比露珠还要滑。他会用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扶着墙边不让自己摔倒,另一只手托住自己沉重的肚子。

    我看了看身下挺立的事物,在他走远之后默默打开了冷水。

    想让他给我生崽子……冷水的冲刷下我这样想到。

    第二天,我将洗干净的一件衣服递给他:“你的衣服好像有点小,会勒到。”

    “谢谢你,修远。”

    我看见他笑着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