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城有妖>穿越历史>天问(gl) > 需要她死
    居明九年,洛yAn城的夏夜,暴雨如注。雨幕洒落在大理寺狱门青黑的瓦片上,溅出一片晦暗的流光。

    此时已过了子时,洛yAn城中只有沉沉雨声。却有一行几人,引着一盏g0ng灯,静静踏开青石板上的水流,转入这暗无天日的大狱之中。

    ……

    三日之前的左相府。皇帝自上月称病休养,直到今日,亦景和这位当朝左相,也未能见她一面。明极g0ng的政令倒是每日下达如故,以亦景和多年随侍的眼光,自然能看出这些政令确是出于陛下之手。陛下……江疏,似乎在躲着她。

    自新皇即位以来,亦景和作为出身潜邸的皇帝心腹,一直深受重用。这些年来一路擢升,如今已官至左相之位。她亦景和与陛下江疏,治理天灾、安抚百姓、平衡权贵,英韬伟略天下共知。江疏即位时“汉朝国祚已衰”的传闻,如今已不复有闻。

    江疏,是天下一心的中兴之主;而她亦景和,便是皇帝身后居功甚伟的贤士能臣。

    庭前忽然一阵SaO乱,只听得家人仆下的惊呼之声。亦景和待要起身,房门已被一把推开,身着铁甲的一众大理寺官兵一拥而入。

    为首的一人腰佩长刀,手持锦书,一身吞虎铁甲泠冽无b。看装束只不过是大理寺的百户统领,见了亦景和竟也全无行礼之意。后面跟着的一众军士身量也尤为高大,皆是一身铁甲,手执五尺长枪,腰间挎着箭壶短刀绳索等等,实在来势汹汹。

    亦景和神sE之间并无慌乱,将手中尚未读完的奏折轻轻置于案上。亦景和从容起身,行至堂下。走进了看,这位以手腕果断行事周密着称的当朝左相,身形倒单薄得过分,被她高挺的脊骨一撑,竟如踏云而行一般。

    亦景和抬眸直视那大理寺百户,眉峰仍是淡淡地平扫。

    百户本是见惯了沙场的武夫,突然之间撞入左相大人深邃的眼神中,一时之间竟也失了气势。

    但他有王命在身,很快抓回了神气,高高举起手上的锦书:

    “陛下有旨,亦景和接旨。”

    亦景和轻提衣袍,在厅堂里冰冷的地面上跪下。

    “臣亦景和接旨。”

    “自亦景和拜相以来,沽名物议,收拢下心,徒居宰辅之位,实存狼子之心。……朕践祚以来,JiNg心至治,为求承太平于宇内,扬汉室之雅声。而中室容贼,朕所不察。即削罪臣一切职务,着大理寺捉拿严办。钦此。”

    字字句句。

    亦景和依旧跪得笔直,只眼神中朦朦胧胧,不知掠过何种思绪。

    那大理寺百户宣旨已毕,见亦景和低头不语,便回头示意左右:“拿下。”

    几个官兵大步走上前来,两人将亦景和双臂反扣,另有一人早解下腰间绳索,绕过亦景和被迫前倾的颈项。官兵下手极重,粗糙的麻绳方才勒上亦景和雪白的肌肤,便印上了一道红痕。

    也许是痛了些,亦景和隐隐皱了皱眉。此时她被几个高大的大理寺官兵按跪在地,仍然梗着脊梁抬起头来:

    “我要见陛下。”

    大理寺百户忍不住笑了笑。没想到名震天下的左相大人,到了穷途末路,也会有如此不理智的举动。这声讨左相大人意图篡权夺位的诏书,乃是皇上亲手颁出,左相大人要见皇上,难道是要求皇上继续护着她么?

    手下几人已经将亦景和反绑了双手,百户没有发令,便压着亦景和的肩膀将其按跪在地上待命。不知是因为不甘还是受辱,亦景和的眼睛微微有些发红。

    “我要见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