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啊~不要,太……太快了,嗯……不!插太深~了啊!”夏浅凝的菊穴与蜜穴被两根黑粗的肉棒疯狂肏弄着,不断泛出汨汨的淫丝。

    “哈哈哈,二公主果真是名穴。”

    “哦哦……不行了,太他妈紧了,老子要射了!”

    “不,不要,嗯~不要射进去,会,啊~会怀孕…的啊~”两具黝黑的佝偻老躯一前一后地贴合着一具雪白的曼妙女身疯狂地肏弄着,肏得她语无伦次,口吐泾丝,脚尖勾地,欲仙欲死,她浪叫数声后,两道喷射的精液分别射进了她的花芯与菊穴,夏浅凝的蜜穴之内也狂泄出了大量的淫白蜜汁,绝美的娇身在不滞地狂颤后,脚软瘫倒靠在了一个老者的身前,圣洁的头颅被粗糙的肉棒浇灌得满是精液,此刻的她正靠在老者身前,美丽的脸蛋被一只肉棒狠狠地顶着。再看向她时,那张绝丽的面容显出的神情明显是被人玩坏了。

    她倾美的容颜露出了名为阿黑颜的表情,再也不顾及身为神女的尊严,现在的她只是一只被疯狂肏弄的母狗,前后被塞得满满当当日日夜夜被肏得昏天黑地逼水直流的淫荡母狗。

    两丑陋老者明显还未满足,又将她拉了起来,巨大的婴儿手臂般粗大的肉棒再次一出一入,噗呲噗呲的响声再次传来。

    这次龟头完全挤入花芯,疯狂地在粉红的子宫内来回肏弄着,随即一道道精液又狂射了出来。

    “不要……啊!!嗯啊~啊啊!!!……,去~了额……”在一声美妙高昂的浪叫过后,夏浅凝失去了意识。

    夏浅凝瘫软侧睡在地,又被男人用脚侵袭着那双浑圆的巨乳,脚趾夹袭着乳尖,试图挤弄出奶液来。

    “骚逼二公主,被肏了七个月,被日成母狗了,哈哈。”

    “哎呀呀,可别把姐姐的逼给玩臭了啊,这么香的白虎逼,还是馒头一线天,竟然被你们活生生给肏肿了,真恐怖。”

    “哈哈哈!六公主也想试试?”

    “别了,姐姐的香逼还是留给你们轮了,记着,要天天肏,肏得她哭爹喊娘,舔鸡巴舔到吐为止。”

    闻言老鬼兴奋地抓住夏浅凝的秀发,将她美丽圣洁的头颅对准自己那粗糙肮脏的肉棒,又是一阵疯狂蠕动。

    肉棒肏得夏浅凝四肢乱颤,香舌吐露,眼神迷离,欲罢不能。求饶的声音在嘴中徘徊,却被肉棒肏成了声声浪叫。她哀声求饶数下,并未得到搭理,那三人仍然是不停在她身上疯狂地耕耘,插进去的肉棒反而深度更甚,龟头没入她的子宫进进出出,疼得她只得以叫喊声减缓痛苦。

    那具美丽的曼妙身子,似乎已是被三人肏得濒临极限。

    香津蔓延至嘴角直从她那美丽的下颚汨汨而下,又从那美丽的白颈,渐渐滑落至精美的锁骨下,绕过美乳,触染乳尖,顺流下美腹,将上半身都湿了个透,形成了极为淫靡的一副画面。

    夏玲竹笑了,对着夏浅凝道:“哎呀,姐姐可真是……叫得让妹妹都湿了呢,哈哈……”

    “给我狠狠地肏!肏死这个骚货。”

    “是!”

    “遵命,六公主!哈哈,肏死你这骚逼,二公主,哦哦~全天下最美的女人,现在就是我身下的母狗,疯狂被抽插,被舔逼的母狗。”

    “射死你骚逼,谁叫你这骚逼长那么好看,长成这幅诱人的身子就是得给人当母狗肏的,天天还装个圣洁样,我看你就是屁眼缺肏。”

    “日烂你的菊花,骚逼。”

    肉棒穿过肛门,直达肠子,塞在里边疯狂蠕动,四人将夏浅凝身上能玩的洞都玩了一遍。

    “不……要呜……呜……嗯……”肉棒在她美丽的小口疯狂地抽插,肏得她乱言乱语,呼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