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鸿,下课後要不要去打球?」一个高个头的男生转头问道。

    「今天不行耶,等会我还要打工勒。」回话的是一个有着阳光般笑容的男孩子。

    丁鸿寅,大约一百八十九公分的高壮身材,帅气阳光的脸庞,走在路上总是吸引无数爱慕的目光,是台北体育大学的风云人物。

    「是喔,那改天吧。」高个头的男生耸了耸肩说道。

    阿鸿匆匆忙忙地把机车停在机车格里,飞奔似地跑进大楼的电梯。原本预定4点50分结束的课程,硬是被教授拖到5点10分才下课,连带也影响了他的打工行程。

    「豪哥,歹势啦,今天教授拖得晚,所以我迟到了,真是对不起。」一进门阿鸿赶紧摆正态度老老实实地跟老板豪哥道歉,以免惹得老板不快。说实话,他可不想因为迟到这点小事而丢掉这份薪水优渥的工作。

    这间坐落在大厦高楼之中的快递公司,招牌毫不起眼,委托的客人经常是只有小猫两三只,但老板给的薪水却非常优渥,一个小时的时薪上看1000元,比当家教还好赚。

    这是一间宅配公司,名字就叫「猛男宅配便」。

    说实话,当初是在直属学长的介绍下,他才有机会获得这份不错的工作。薪水高,不管有没有case,只要打卡就有薪水可以领。业务量少到有时他一个晚上都没任何案子,但依旧可以日领5000元的薪资。

    不过,有一件让他十分不解的事,每次送完快递之後,他的身体都非常的劳累,好像打了满场的篮球赛似的,有时累到隔天早上的课都没办法上。

    不过看在薪水这麽优渥的份上,他还是忍着劳累继续做下去。

    「没关系,下次注意点,不要再迟到了。」豪哥面无表情地回应道。

    说实话,这个叫阿鸿的小夥子,让他印象非常深刻。才刚进公司不到一个月,业绩已经快追上某些资深的「业务员」,让他非常讶异,也十分开心,毕竟公司是要靠「业绩」才能撑下去的啦。

    「好了,老样子,去你的业务柜看看有没有案子?」豪哥挥了挥手打发了阿鸿,要他赶紧上工,毕竟公司的贵客有些脾气可大的勒,他可不想再接到投诉电话。

    「喔,好。」阿鸿说完,鞠了个躬,赶紧往里面走。

    打开自己专属的柜子,「希望今天有案子可以接,这样这个月我就能还清买机车的贷款了。宾果,今天果然有case,YA!」黑色的柜子里放着一台ipad和一个包裹。

    阿鸿打开ipad电源,找到公司官网的业务介面,打入自己的员工编号。几秒的时间,ipad的萤幕上跳出一段视讯。

    「任务编号:SSS1069」

    「指令接受人:丁鸿寅」

    「送达地址:台北市敦化南路xx号xx楼。」

    「催眠指令:不明影像催动催眠触发」

    「是,指令已接收。」短短的几秒内,催眠的指令已深深地刻入阿鸿的脑海里。

    「豪哥,我去送货了。」恢复清醒的阿鸿记下了地址,拿起了包裹,头也不回地往外奔跑。

    「叮咚,」阿鸿按下了电铃。

    「谁啊…」门後传来低沉的男性嗓音,略带了些许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