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城有妖>修真仙侠>师尊很低调 > 我再想想
    玉风痕结了工钱,带上掌柜的送给他的一些小菜,走向自己的家。

    路上还看到了那只他喂过的小狗。

    “小墨,走,回家。”玉风痕对那只狗唤道,于淮楠在这一定知道这只小狗是玉风痕先前喂的那只浑身污秽的小狗。

    从玉风痕的语气,这只小狗跟着他应该不是第一次了。玉风痕也很不解,这只小狗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是这满身污秽怎么样都洗不掉。

    洗过数次,但是还是这幅样子,几次之后玉风痕就放弃了,哎,没办法呀,小狗除了这一点特殊其他地方都蛮正常的。

    每次都准时找他要吃的,每次都在他要回家的时候出现跟着他走到家门口,这一来二去的他也就习惯了。

    然而这次他回到家,看到站在门口的白衣青年,他心道一声奇怪,但是也没有太在意。

    于淮楠看向玉风痕心道:“若是他真的有罗师兄那般天赋,那我等待也不算亏。”其实他也没那么特别想招玉风痕入门,只是难得下山实在太无聊了,而且说实话,他确实蛮妒忌罗心恒的天赋,想找一个人能压迫一下也好,毕竟他也是人啊,清修时间不如其他师兄长,道心没有那么稳,哪怕清修千年的老道道心尚且不稳,更何况他呢。

    “奶奶,我回来了!”玉风痕欣喜的说道。“嗯,风痕回来啦,来来来,看看这位仙长,他说云陵宗来的,想接你上山修道,特意在这里等着呢,现在你回来了,正好。”

    “奶奶,我不想修道,我只想陪在你身边!”玉风痕说道。莫老太一阵高兴说:“好孩子我知道你有孝心,有这一点我就满足了!你的路还长,难得有个好出路,你要把握清楚啊!”

    于淮楠也回过头来看向他,玉风痕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看向于淮楠道:“仙长,小人心向云陵宗,但是现在还不能离开,还有诸多事情需要妥善处理,待我处理完,便上山。”

    “好,最多下个月,下个月就要开山门了,我提醒你一句,考核很严格,如果你这次不和我去,那你就要面对随时会落选的风险,你确定你想好了吗?”

    “我再想想!”于淮楠也不急,反正等了那么久,也不差这一会儿,却没想到没一会儿就听“我想好了,我决定参加选拔!”

    “啊……额,嗯,好,那就这样吧,祝你好运。”于淮楠是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有气魄,既然如此便罢了,选得上,嗯,再说。选不上那就万事俱休。

    于淮楠点了点头,与莫老太和玉风痕道别,便回宗门了。

    再说福念村这里,莫老太与玉风痕吃完饭之后,玉风痕便要去裴府了,裴福念便是当初的金丹境的大修士,如今已经是元婴境的高手了,玉风痕之所以要去裴府,是因为裴福念发现了玉风痕的天赋,玉风痕能过目不忘,而且理解能力强,裴福念一个难题都被玉风痕给解决了,就决定培养一下。

    玉风痕也乐得学习道术,之所以没有着急答应于淮楠是因为要去和裴老师讲一下,心想参加考核,也是为了检验一下自己学的本事。

    正是去裴府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少年,他心道:“这些家伙又在欺负人!”这些自称福林四小虎的家伙他是实在看不惯,先前他没有与裴老师修道术时,老是被这些家伙欺负,而且敢怒不敢言,如今他已经有本事了,揍了他们一顿,他们也就不敢再来惹他了。

    没想到一个月不见,这些家伙还没改了老毛病。“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玉风痕心下道。

    快步上前,看到那位少年竟然面对四小虎毫无反应,根本不理会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地面。

    “老大,这小子是不是傻了!要不就算了吧,那个家伙经常从这里走,要是被看到了就倒霉了。”

    “是啊是啊,老大!要不我们走吧!”其余两人也说道。

    “呵呵,没事!老子我也练过些把式,那个小白脸还没我壮实,小伎俩而已,别害怕!喂!小鬼,要是想在福念村走道,要先问问我们!咱们也没啥别的意思,就是最近手头有些紧!嗯?”老大伸出手,看向那少年。

    这时,“张戈,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玉风痕的声音传来,四小虎中的三个都一惊,看向声音的来处,那个身着麻布衣服的少年正一脸戏谑的看向他们。

    “老大,上啊!打他!”三人惊的大骇,从此可见,玉风痕先前如何折磨他们的,让他们如此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