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城有妖>修真仙侠>师尊很低调 > 碧玄·一
    “玉少侠,久仰大名!”青年恭谦的行礼道。张原捅了捅玉风痕,伸出左手的三根手指有意似无意地晃了晃,玉风痕看到后,就反应过来,拱手行礼道:“见过三当家,久仰大名!”先是一波商业互吹,然后时鹤笑着说:“不敢当,不敢当!”随后又看向四小虎,问雷南:“这四位少侠是?”雷南哪里知道这些人的名字,正好卢文笑主动出列给时鹤介绍。

    “三当家的,这位是花元花少侠,这位少侠是这四位少侠先前的老大。不过现在他们都听玉少侠的。”卢文笑给时鹤开始一一介绍,雷南也静静地呆在一旁听。时鹤看了看花元,观花元容貌清秀,身材健壮,有着健康的小麦肤色。是个根骨不差的修炼好材料。又看向赤旻,赤旻脸色苍白,不知道是有什么暗疾,但看上去并不是很影响,而且根骨也不差。而后又看了看青九,兰十三,都是天资尚佳的少年。

    当卢文笑介绍兰十三时,张原一惊,看向兰十三,盯着兰十三看,看的兰十三有些奇怪,问:“张当家,你……你在看什么?”“兰十三,你可真姓兰,兰花的兰吗?”张原看着兰十三的眼睛问道。“是啊!”兰十三有些奇怪的说。“那你认不认识兰馨?和她有什么关系?”“兰馨?她是我的大侄女啊!”兰十三更奇怪了,此言一出,张原与玉风痕都盯着兰十三,片刻,两人对视点了点头。

    忆起往昔当年,在福念村的时候,他当时还是一位富家子弟,与一位农家女孩成了朋友,他每周三会去钓鱼,原本他的习惯是每周五去钓鱼,之所以改变了,也就是为了这位每周三会去河边浆洗衣服的姑娘。

    “我的爷爷年轻的时候当过官,但是我的大伯,二伯一直到九伯伯都在几岁的时候夭折了,爷爷当初是个贪官,孩儿夭折据说也是因为爷爷贪得太多,后来就爷爷为了保住我的父亲也就是第十个孩子,辞了官职,可是我父亲生下我,没到两年也就辞世了。爷爷又去问算命先生,先生说爷爷敛财,虽然辞了官但是敛的财还在,所以就会这样,爷爷开始不相信,就没当回事,于是十一叔,十二叔也就几岁夭折了,这下爷爷才醒悟过来,爷爷散尽家产保住了我十三叔的命,但是十三叔性格太过顽皮,而且被爷爷和奶奶惯坏了,现在爷爷和奶奶老了,家里的事多数都由我来干。”少女恬静一笑,似乎这些说的都不是她,而是别人。

    张原无法明白兰馨为什么那么辛苦,所以对兰馨很是同情,对兰馨的十三叔也是很恼火,对他充满了不满,后来他了解了兰馨的苦处,对兰十三更是非常不满。不过现在,张原与兰十三相谈,发现兰十三已经心有悔意,对自己的家人心存愧疚,想加入云陵宗成为仙长,张原往日对他的不满也逐渐淡去。

    玉风痕一行人到高桥坡本就已经到了下午三时左右,这场接风宴也持续到了天黑,众人喝酒喝得大醉,各自散去回到房间,玉风痕等人到了专门安排的几间厢房,这场接风宴才结束。

    半夜三更,一个身影借着夜色,悄悄的走到高桥坡的后山。

    “是你?”后山山崖上,一人惊奇的看向来人,“你真的是……真的是……”那人有些语无伦次,因为他先前并不确定这个少年到底是不是他在寻找的人,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确定此人正是他寻找的人!

    “青龙族翡翠一族碧玄,拜见少主!”那山崖上的人俯身对来人行礼。

    借着月色,山崖上的人与来后山的人都照的清清楚楚。那来人正是福林四小虎之一的青九!而山崖上的人身材修长,一头淡青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长相俊朗,但是脸色苍白,似乎受了什么伤。

    此时的青九则是很惊奇,因为他至始至终只是收到了一个讯息,而且是直接传到他的脑海中,三更时,来后山一叙。

    对青九的惊奇,碧玄也不意外,毕竟当初少主被送出去的时候,对青龙族一无所知,他也只是因为青九喝酒时,根据他身上在某一刻瞬间发出的青龙族独有的气息才猜测的。为何确认也是因为青九能够接受到青龙族特有的也是无法模仿的龙鸣传吟。

    既然知道了少主还在,那么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少主带到青龙族仅剩的玛瑙一族,号召玛瑙一族的族人培养少主,重建昔日青龙族的辉煌,而且也只有这样,他才有资格进入玛瑙一族,毕竟青金玉,和田玉,翡翠,玛瑙四大家族中玛瑙一族早就隐退了,他这个后辈还没资格进入单独进入玛瑙族地。

    正在计划怎么说服少主时,碧玄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谁?谁在那!”碧玄冷冷的看向青九背后,一位身着浅蓝色长袍的青年映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