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城有妖>修真仙侠>师尊很低调 > 天山脚下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接云天山山脚下,两个身着玄色长袍,面带铁面具的人来到临近天山的城池——接云城,两人行动隐蔽,自以为隐藏的天衣无缝,但是这一切早已被一人看穿。

    “那家伙去哪了,怎么气息到这里就断了?”其中一人低声道。“这里不可久留,若是那位大人物发现就不妙了。”另一人说道。

    “嘁!你我二人的遮天之术的造诣已经是炉火纯青了,就算那位再厉害也不可能发现我们。”前一个人道。“小心为上!”

    很显然,这两个家伙既想找到什么东西又不想被人发现,这种小偷心态,让藏在暗处的早已看的一清二楚的主人不禁想笑。

    这时,漆黑的夜空中出现了数道人影。“尊驾到访何故不辞而别?”空中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

    “不妙,是阳山道的人!”胡景池道,他与吴元化日前曾一同前去拜访阳山道,结果见到了阳山道的道人在镇压某样东西。

    问清缘由之后,便起了坏心思,原来这阳山道近日收押了一条孽龙,要将它镇压到一处山下,要知道如今龙是很少见的。

    龙角,龙爪,龙鳞,龙骨可炼器,龙魂也可以用来加持灵器,龙眼可以吸收用来精进修为,龙的内脏也可以改造身体。

    总之就是一条龙服务,造就一位修真大佬。这也是为什么曾经斩龙的先辈能够在闭关后,功力能够更上一层楼。

    两人哪里受得了这种诱惑,便计划怎么偷,还借机试探一下,那些对这孽龙有想法的道人,也有一部分道人受不了诱惑,便与这两人成了一丘之貉,开始狼狈为奸。

    不过,这其中一位心生悔意,便向长老通风报信去了,于是这原本完美无缺的计划,进行到了最后一步,被打断了。

    那孽龙跑路了!也就出现了,篇头出现的场景。

    “胡道友,吴道友,二位费尽心机想得到那孽龙,受贫道等人多次阻挠,如此一来,道友不喜,贫道等亦不乐。不妨如此,二位道友将孽龙交还与我,贫道送二位两枚凝魄丹以及两枚劲元丹如何,如此一来,皆大欢喜,岂不美哉?”说这话的正是阳山道副掌道陈丹青。

    陈丹青可是阳山道鼎鼎有名的大佬级人物,在整个修真界没有多少人不知道阳山道的二陈。阳山道——那可是为修真界诸多大佬宗门供应过丹药的老牌宗门。而且阳山道的实力也不俗,不是寻常宗门可以对付的!一般而言,那些大佬宗门不会没事招惹这方势力。

    这下子胡景池和吴元化才恍然大悟,娘嘞,他们怎么就鬼迷了心窍,想得到那孽龙呢,这可是各大大佬的合作伙伴啊!要是让人家知道了,不用阳山道的人出手,他们就算能逃出去,也会被人抓来做一份人情卖给阳山道。

    “陈道长,小道真的是鬼迷了心窍才想得到那孽龙,这绝非我本意!”吴元化惊声道。

    “况且,陈道长,那孽龙跑了,我二人也是为了追他才到了这里!如今那家伙气息全消,我们也没有找到他啊!”胡景池道。

    “如此这么说来,贫道还错怪了你们?”陈丹青冷声道,恰在这时,一道闪电劈在陈丹青不远处,把陈丹青的脸色照的极其阴沉。

    “不不不,小道不是那个意思!”胡景池是真的慌了,他没啥背景,若是真的被阳山道抓回山,也不会有人说些什么,当然吴元化也是一样。

    隐藏在暗处的人对这二人兴趣缺缺,但是对那孽龙起了兴趣,别问对哪里起了兴趣,就是单纯的好奇。

    “陈道长,可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他们一马呢?在下不才,愿意助陈道长取回那孽龙,而且不需要报酬,只要他二人如何?”一个声音传来,那声音柔和,充满商量的语气,却又含有隐隐的威胁。

    “阁下何人?可否出来一叙?”陈丹青微惊。“在下复姓玖州,江湖人送外号烟波客,不知陈道长是否耳闻小人的名号?”那柔和的声音传来。

    “烟波客玖州月?”陈丹青心下暗叹,“悼文生玖州阳的亲生弟弟,实力恐怖如斯的家伙!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玖州大人!救命啊!”胡景池与吴元化一起失声道,不知这些家伙哪来的动力,不顾一切的跑向那声音的来源处。

    一道闪电劈下,一位头扣斗笠,面戴青铜面具,身着深色劲装的人,怀抱着一把长剑,伫立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