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城有妖>穿越历史>隔画吻 > 1下药迷j
    雨云深绣户,来便谐衷素。宴罢又成空,梦迷春睡中。——南唐李煜

    一片湿漉漉的氤氲停驻在梅雨季的S城。南方小城,隐蔽败落的街衢,地下室。

    深的是女穴,宴的是乳白,春睡是一场迷奸。

    地上是散落的药片,白色的女子被撕去衣服,雪白的细腰与纤长的双腿暴露无疑,挣着着胳膊。叮叮咚咚,手腕上系着银色的镣铐。

    “不要......太深了”

    一个一身日本和服睡衣的俊美男子俯身,亲吻女子的嘴唇。男子俊美如出鞘利刃,珠灰色和服覆下来,上面画着日本的浮世绘春画。和服的丝绢上面。武士刺入游女,好不放荡形骸。

    和服掩映下面,两具身躯紧紧交缠在一起,男子的欲根深深戳入女子的下身,他的手揉捏着女子的敏感,女子呜咽做声,雪白的下体,甜蜜的淫水随着动作汩汩涌出。

    “呜呜”清丽女子的喉咙发出甜蜜而痛苦的叫,从一开始的不情愿,到半推半就,到唇边沾着蜜一般的讨饶。

    剪不断,理还乱——看吧,无法逃脱牢狱,只得做小伏低地玩乐。

    药效上来,女子陷入晕眩。

    在宴乐的男子来看,这是一场多么香艳的戏。女子无疑是个为欲而生的尤物,遍身酥麻的敏感。男子轻轻触碰女子的腰窝,她又是一阵细细低低的呻吟。

    女子除了呻吟,已经酥软得无法动作,她的敏感却不饶她,身下一片狼藉,沾湿了垂下来的和服。水滴仍不断地从两腿间细腻地滑落。又一阵快感席卷了她,已经不知是第多少次。她全身发抖,如上好的荔枝肉待人品尝,脚尖蜷缩,像郁金香的内茎一般发红。